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8/10)

凱倫貝克見到碧姬媞時,曾經以為至少會聽到對方說『我也一直想回到喜歡你的那個時候』,可是她沒有。

 

兩人之間是經歷與死亡和別離的歲月帶來的遙遠距離。

 

或許也因此,來到星幽界從第一次見到她以後幾乎一直都躲著她。告訴自己的藉口是要回到地上世界再了結一切,可是對方可是能笑著說出『在哪裡結束都無所謂』的人,對於真心這麼想的她,自己的這種執著也顯得太過可笑。

 

明明現在距離她就只有三步的距離了,卻又好像如同當時復仇路途中百尋不著時感受到的那麼遙遠。

 

站在館邸中設置的酒廳門口,沒想到一推開門就只見到她一個人在那裏的凱倫貝克只能愣愣地想著這些。

 

 

 

 

 

 

 

儘管如此,碧姬媞其實也是有稍微感到驚訝的。對於改變這麼多的自己,他居然還是在見到的瞬間一眼就認出來了。

 

來到星幽界之後也認識了不少這裡的戰士,碧姬媞當然也明白有多少人是因為和記憶中過大差距的改變,而認不出過往在地上世界曾相識的人。

 

碧姬媞改變了很多。雖然擁有了不老不死之力讓她一直都是那樣永保青春,但是個性上的改變帶來的外型上、氣質中流露出的轉變卻也不可小觑。在那之後的碧姬媞幾乎和凱倫貝克認識的判若兩人。

 

而凱倫貝克卻幾乎與碧姬媞所認知的他並無決定性的大差。雖然擁有能和大善––和超人組織抗衡程度的強大力量了、雖然被復仇一事給焦灼身心蒙蔽了雙眼看不到除此之外的路,但是這男人面對碧姬媞時,卻還是表現出有如當初的溫柔。

 

別再用和那時候一樣的眼神看著我啊。別說出和那時一樣的話啊。

 

碧姬媞對於試圖用和過去一樣的雙眼、一樣的語氣來對待自己的凱倫貝克是感到挺受不了的。明明自己的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難道他看不見?

 

只為了復仇而活的無聊人生,難道他不會受不了嗎?不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盲目地想裝作沒意識到那些改變,繼續追求那些明知早已不可得的。

 

望了一眼站在酒廳門口,像是沒想到在這種時候就這麼突然的遇上了。明明剛剛才覺得無趣的,可是看到對著自己直發楞的對方,碧姬媞卻又不禁笑著開口––

 

 

 

 

 

 

 

「哎,真是不解風情的男人。」碧姬媞說的這話聽來有些耳熟,或許是在他們還曾經是戀人時依偎在懷中時,其實毫無責怪之意的、帶笑的細細耳語。

 

而現在碧姬媞這麼說的時候用的笑容聲音都不同於以往。凱倫貝克是比誰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種差異性的。

 

那也正是他長年來反覆感受連死後也不放過他的痛苦和懊惱。只是他總是想,就像沒有不會終結的樂曲一樣,這樣的心焦難耐也終有終結的一時,不管最後是哪一種結果。

「碧姬媞,我…….」

 

「雖然我說了不想總是懷念過去,但是若是捨棄那些前提,重新開始新的關係的話我並沒有拒絕呀。」

 

風情萬種的黑暗支配者笑著對小提琴手眨了眨眼。

 

只要再兩步就能走向她身旁。

 

凱倫貝克發現自己或許是第一次看到過往戀人對自己展現出這樣的表情。啊,他明白了,自己認為自己瞭解對方的一切直至這個笑容,想的也並沒有錯吧,只是因為過去的碧姬媞是不會這樣笑的。

 

然後呢?就算如此,自己會給出過去的自己所寫不下的休止符嗎?

 

兩人之間似乎就只差那麼一步。酒廳的背景音樂略顯尷尬的流動在兩人之間,酒杯迎上光閃著的樣子居然也顯得那麼刺眼,然後––

 

「    」

 

曾經相愛卻經歷各種波折分離的兩人之間的距離終於再次化零。

 

凱倫貝克看到碧姬媞笑了,但是自己並沒有笑。

 

 

 

 

 

 

 

於是,經過漫長旅途,聖女之館的或許是最後一日終於來臨了。

 

相對於先前好一陣子每天不同人輪換著出陣的忙碌,這天大家倒是又得到了久違的休假,也是最後的休假了。

 

對於其他人而言在這休假之後,理所當然的就要回到應當過的,原本生活的現實與工作中了吧。

 

可是庫勒尼西不知道。被幻覺所侵蝕,失去任何容身之處,最後無可奈何選擇自盡的他不知道自己該回去的是什麼樣的場所,什麼樣的生活。

 

就像生前在導都時一樣,儘管這裡不在有那樣無人使用令他安心的圖書館,他所追求的問題也並非從書上就能得到解答,他也試圖從身邊所能及的事物來找出能讓自己安心的答案。

 

庫勒尼西腦中不經意地閃過前幾天––儘管這世界其實連時間也並不再具有清晰的概念––正好就聽到的話語。

 

在侍僧宣布了這個世界的旅途即將告終的消息那時,史塔夏笑著稱這個世界經歷的一切都是場鬧劇。

 

雖然或許沒錯,但卻勾起庫勒尼西回憶中好像已經很遙遠的一塊記憶碎片。

 

在潘德莫尼的大圖書館中,他曾經想過要是這一切能都是喜劇就好了。當然,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他都不曾如願。

 

最後自己得到的那個結局雖然以旁人眼光來講或許是挺可笑的,卻太過欠缺娛樂性不能稱得上是喜劇;要說是悲劇卻又顯得太過誇張,況且只是因果報應般的結果。

 

終究,一切都顯得那麼的不上不下,就像他一樣,哪裡也去不了。

 

身邊的幻獸曾經笑他還是太溫柔才導致這樣的結果。可是庫勒尼西明白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的啊,這種半吊子的溫柔。

 

更過分的是,這樣想尋死以從這矛盾的痛苦中解脫的人,卻居然獲得了重返現世的機會。自己就連死也無法掌握在自己手中嗎。

 

這樣的話,自己那一日踏出那一步離開原有的世界又還有何意義呢。

 

 

 

 

 

 

 

來到這世界後的種種在腦海中一幕幕重現。在這裡的『圖書館』中看到的別人的記憶。然後庫勒尼西得到了答案––關於自己的問題,能給出答案的或許是那個生前未曾謀面,卻可以說是因自己而來到這世界的少年吧。

 

因為他也同樣的,踏出那一步走出母親身邊,到了外面世界啊。

 

傑多。比自己還要嬌小年幼的少年,和那個自己應該稱為母親的女人之前的關係,在這宅邸中也是屬於特別敏感不容觸碰的。

 

但庫勒尼西卻故意輕易的戳破那層和平的假象去問他,對於那些身為超航者所見到的夢,究竟帶給他什麼,又被掠奪了什麼。

 

他想知道這其中的意義。

 

你有容身之所嗎?你要回到哪裡去呢?

 

縱使是操縱因果掌握命運之力的你也看不透人心嗎?

 

「我……我不知道!是吧,就像你說的,我寧願從來都不曾做那樣的夢,像你一樣!」

傑多最後扔下這話惱怒的跑開了。留下他一人在華美而空曠地顯得寂寥的走廊中。

 

一樣?他是這麼說的,可是不,這麼說來會不一樣的。畢竟他在生前體驗過了許許多多的『死』,最後卻是沒能真正死去的來到這裡了啊。

 

嗯……也不是這個嗎。庫勒尼西發現自己對於旁人的喜怒哀樂,似乎已經能像翻閱書籍似瀏覽資料的,徹底作為旁觀者,事不關己的思索著。

 

或許這樣就好了吧,這就是自己最終所想到達的境地也不一定。

 

這時,腦中不再浮現在這世界遭遇的種種了。

「如何啊?實現你的願望,將世界重造成你所期望的世界––我先前說過的話如今也依然算數喔。」

取而代之的是,幻獸一如生前在導都,在那個讓自己痛苦的煉獄中那般,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細細耳語。

 

「噢,真的嗎?」

 

「當然。」

 

總是在身邊笑著的幻獸是壞心眼。真正想實現的願望總是沒辦法實現。

 

原本是這樣想,但是就像他說的,自己內心深處總是充斥著骯髒的想法。看到別人幸福就嫉妒、對身邊的世界不滿、那溫柔或許也只是懦弱形成的優柔寡斷––無法狠下心毀掉那些對自己而言過於刺眼的存在;卻也控制不住負面想法的蔓延,最後才導致那樣的結果。

 

但是這點,那幻獸不也是如此的嗎,那個時候,為什麼追了過來呢?就只因為感受到了自己的寂寞,居然追隨著自己死亡,甚至來到了星幽界。

 

就算是這樣半吊子的溫柔,但是溫柔的你,我很喜歡啊。

 

想起一切之後好像稍微能笑出來了。謝謝你。不管是什麼理由,陪在我身邊。

雖然或許還稱不上幸福,不過現在我不是孤單一個人了。庫勒尼西這樣想著,然後––使盡力氣才最後一次扯開了嘴角,

 

「大騙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