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6/10)

沃蘭德拉著伊芙琳走了好一段路才猛然停下來慌張地放開手。

 

「啊啊啊、不、不好意思,伊芙琳,突然就這樣抓著妳,呃,我是不是握得太用力了,妳、妳的手會痛嗎?」

 

看著小少爺手足無措又滿臉通紅的慌亂模樣,魔女不禁露出淺淺的微笑。本想告訴他不要緊的,自己並不在意,甚至鬆開的手還有些依戀那體溫,「沒事的,我……啊、」

「……現在這樣子,好像跟平常正好相反呢。」

 

說出口的話卻完全不同。伊芙琳開口時才突然驚覺自己想的話說出來好像會很害羞,於是只能讓想到的另一件事脫口而出。

 

「嗯,這麼說來確實是呢,平常都是我在想讓伊芙琳安心下來。啊啊,我當然並不是覺得厭煩喔!因為我知道伊芙琳不是自願要那樣的嘛!」

 

聽到沃蘭德這麼說,伊芙琳臉上那幾不可見的微笑卻顯得暗淡不少。

 

「為什麼呢……」

 

「咦?」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明明我總是害你因我受傷啊。

 

「這個嘛,」沃蘭德這時倒是一改先前的慌張,一如往常鎮定而無懼的直直望著伊芙琳,使兩人視線對上。

「一開始只是因為擔心是有無辜的人被邪惡組織利用了,所以從妳身上想要找出什麼線索,後來頻繁的見了好多次面之後就忍不住好在意,越來越在意了,這個,唔,嚴格說起來我好像也不知道––」

 

「為什麼呢?到現在,都已經知道自己淌渾水到這種年齡下就死了的程度卻還想幫我呢?明明沒有必要的,我們根本認識的不久,非親非故的,根本沒有理由的吧!」在想到再過不久可能就要回到地上世界,或許又要像以前那樣難以見到少年,伊芙琳終於忍不住將感情徹底宣洩而出。原本說不出口的那些話也像壞了的水龍頭般無法控制。

 

這或許是記憶中第一次呢。悲痛的聲音中和往常相同的或許只有痛苦。恍惚之中不禁想著,這真不像自己。

「已經夠了,不要管我了吧……從今以後、從今以後,再也不要……」

 

「伊芙琳……」沃蘭德看著自己露出難過的表情。啊啊,果然又是這樣,又再次傷害他了。明明不想看到他這副模樣的,卻不惜說這種話令他難堪,也想讓他就此離開自己身邊,自己的這種情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可是伊芙琳,妳在流淚,妳在痛苦,妳在求救啊。」

 

「啊……」

 

少年的指尖輕柔的抹去少女的淚。

 

「看到妳這個樣子我是不可能放下不管的吧。伊芙琳一直在求救,喊著好痛、好痛希望有人救妳,但是卻拒絕我的幫助。這也是因為伊芙琳很溫柔對吧。因為伊芙琳不想連累我才推開我,這更讓我明白了伊芙琳是無辜的,所以我也才想保護妳。」

 

「可是……」伊芙琳感覺自己的淚好像卻反而更止不住了,「那你呢?剛才……你明明說只要有人犧牲就不能算是幸福的吧!但是為了正義而犧牲的你卻又該怎麼辦呢?」

 

追求正義,一心為正義而戰的少年這才第一次明白了,原來竟然卻是自己的犧牲帶給少女更多的悲痛。這或許也是少年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帶給重視的人痛苦,那樣連自己也跟著刻骨銘心之痛。

 

沃蘭德只能盡量如同往常安慰少女般溫柔的述說自己那經歷死亡也不曾動搖的意念。

「不要緊的,一定會沒事的。」

「因為在那之後,一定會有和平的到來呀。而且這是我自己下定決心的,畢竟我生來擁有一切,有這樣優越的條件的人挺身而出糾正錯誤也算是盡自己誕生的這世上的責任吧!」

「做為擁有的一方,不是去掠奪,而是該去把那些被掠奪的回歸理應得到的人那裏,然後……」

 

高貴美好的天堂住民不管幾次都會對身處紅蓮地獄的魔女伸出援手。

「雖然失去許許多多的花朵,我卻得到只屬於我的花。」

 

就像童話一般美好的不真實呢。

 

但伊芙琳聽著那童言童語,好像稍微有些明白了。心情能夠豁然開朗了。

 

誕生於此、相遇與別離、這好像能永遠持續下去卻轉眼間已到盡頭的旅途,如果這一切都是命運的話,正是如此才要不遺忘而背負一切活下去––為了變的幸福。

 

就算已經知曉鬥爭與背叛,也明白沒有只寫滿幸福的童話故事、而這世界沒辦法像童話故事般,故事的最後總是寫上快樂的結局,儘管如此,卻還是不認輸地想要相信,那樣堅強的活著。

 

那確實就是她一直以來所期望的,能驅逐黑暗支配的淨化之光。

 

黎明之光,雖然對她來說有些刺眼卻美好的令人不禁想繼續凝視––儘管是在這樣在這本該沒有光的世界也依然照耀––

 

 

 

 

 

 

 

而另一邊,古斯塔夫走出商店一個人漫步並考量著––或許該說果然吧,遊說碰壁的狀況再次說明了,先前有關係,已經見識過自己和大善、超人組織作法的人要在這裡拉攏到是很困難的。

 

在這裡剩的時日已經沒多少了,那麼就盡量避開那些戰士進行募集吧!這麼決定了結果,迎面碰上的卻又正不巧的正是他現在反而不想碰到的對象。

 

「唉呀……」

 

露緹亞。穿著圍裙,一見到他就連忙把手上冒著煙的烤盤放到身旁置物櫃上的嬌小少女,和他也是生前關係匪淺的對象。

 

「呃,威……古斯塔夫!」

露緹亞到現在看著這長相都還是會不時喊錯成救她那時用的假名。雖然態度總是那樣的––

 

「怎麼搞的,你,平常看到人不是都會自己靠上來傳教嗎,這麼安分好像反而怪怪的……」

 

這該說是平日素行不良導致的結果嗎,居然反而被認為可疑了,古斯塔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吾可不是那麼不挑看到誰都會上去勾搭的,不是力量足夠強大的對象吾可沒興趣。」

 

「這我已經聽到煩了……算了,你還是快走要去哪去哪吧!跟你沒什麼話好說了。」

 

「那跟威瑟呢?」

 

「你、威瑟明明就是––」露緹亞像被嗆到似的沒說完只是瞪著古斯塔夫。

 

「我當時是很認真想救你啊,露緹亞。」

 

「雖然我並不特別好戰只是斬殺妨礙我的人,不過當時出了意外被捲入渦裡,沒能跟你正式交手完對吧,你現在是想要在回現世前把這筆帳算清嗎?」這次才真有如被踩到地雷般,古斯塔夫都不禁覺得少女毫不掩飾的敵意相當刺人。

 

「不…..吾不是指這件事,妳也沒必要記恨成這樣吧。想救妳是真心的,想保護妳打算幫妳找出雙親也是真心的啊。」

 

「找了那麼大一群人來包圍著說這種話!?而且我才拒絕就打算行使武力抓住人,都讓我知道你的本性了事到如今還妄想我會加入嗎!?」

 

「本性……嗎。說不定這才是吾一直想隱藏的部分也說不定呢。」

 

「啊?」

 

「要是當威瑟那時表現出來的才是吾本來的性格的話,你就會願意聽吾說話了嗎?」

 

「……我不想回答這種假設性的、毫無可能的問題!」

雖然覺得故意帶過這話題的話很像是逃避似的,但露緹亞現在實在不想和他糾纏在這話題上。

 

原本計畫是和平常這一天所做的一樣,烤完餅乾之後帶到交誼廳把多的部分分掉,然後配上伯恩哈德或布勞沖泡完多餘留下給大家的咖啡與紅茶,等里斯回來休息過後有鍛鍊劍技的約定。

 

不想計畫被打亂是真的,但就是特別不想被這人打亂的情緒可能也很明顯。

 

「總之,不管是哪種,我也說過很多次拒絕的話了,你還不打算放棄嗎?」

 

「吾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已鎖定你」

 

「......」

 

連被捲入異世界也仍驍勇善戰的影之戰士一時也只能啞口無言的瞪著眼前男人。

 

「這應該是正適合這種時候說的吧?」

 

偏偏那傢伙臉上還帶著初次見面時那笑容。

 

當時還覺得他溫柔又吸引人呢,只要回想起當時的心情,操縱影的雙酬傭兵就感覺好像有腦中的哪裡快燒壞了似的。

 

露緹亞在已特別多了防備心的現在看來,古斯塔夫確實是很擅長花言巧語,但之中大概有好一部份也是歸功於那副皮相本身便相當的有魅力......到這世界來一陣子後,才知道對方年紀比自己當初乍看之下估算的要大了數十倍的程度時,實在是有種莫名挫折感。

 

就算知道導都有抗老化的技術,對外貌和實際年齡不符的狀況也多少習慣了,但到這種程度根本完全是詐欺了。

 

雖然知道了他和自己最不能忍受的仇敵導都並不是友好關係,但果然這男人帶來的禍害與麻煩也還是讓人很火大。

 

露緹亞想到這,念頭一轉,乾脆地猛然發動攻擊––因為剛烹飪並沒隨身攜帶慣用武器導致可用的只剩脖子上的一條圍巾––目標當然是趁她一陣失落時還在那對她擺放在置物櫃上的盤裡食物品頭論足端詳著的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或許是沒想到會直接當場來這麼一齣,又或許是估算反正在聖女之子支配下也不可能做的太過,結果簡直像是沒防備的就這麼背對著被露緹亞勒著脖子拖著走。

 

超人組織的首領在這種情況下也還是氣定神閒,甚至一臉興味盎然,「這是要把吾帶到哪去呢,總不是突然想通了要聽聽關於大善世界的––」

 

「當然不是!只是想到了,與其要被你這樣打亂我的計畫,不如我先來打亂你的計劃!看你原本接下來還打算繼續這樣遊說是吧,現在被我抓到了,所以就你來陪我做戰鬥訓練到我滿意吧!」

 

外貌介於少年和青年之間的臉孔上一瞬閃過可以稱為愕然的神情,然後像是真心感到愉悅地笑了。

「是嗎。或許不只是因為那力量,還包含因為這樣總是讓吾意外才會忍不住越來越想要得到妳呢。」

 

個頭嬌小的少女這回沒再說話,只是把勒著的圍巾用力拉得更緊作為回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