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改的和ASK一樣(ry
本體:https://twitter.com/ss96350

[UL][隱CP:貝傑,史塔夏x沃蘭德]難以下嚥的

同樣之前後花園丟過的,剛剛羞恥的重看一次居然還發現有誤字,呵呵呵呵呵呵......


*一直在開黃腔


✃✃✃✃✃✃✃✃✃✃✃✃✃✃✃✃✃✃✃✃✃✃✃✃✃✃✃✃✃✃✃✃✃✃✃


        「出任務了!傑多呢?沒人叫他下樓啊?」

聖女之子有點不高興的來回看著眼前兩個戰士,在宅邸裡住的樓層比較高的都已經做好出發準備了,身為家裡大前輩又住在低樓層的傑多居然遲遲不出現。

        「那傢伙應該還在房間裡吧,今天早上還沒看到他。」馬上接口的是看起來一副有話想說的表情的沃蘭德,「既然這樣乾脆就別找他了,讓我換個隊友吧我和他實在不是很...」

        「沃蘭德,你想每天當花一包當幾個月呢?我原本想最近就來換個人的哦?」

        趾高氣昂的小男孩馬上乖乖閉嘴,跟上人偶的步伐快步往樓上走,去找那個大牌的貧民王。

        「啊哈哈哈,瘋子你看看你~」詛咒世界的人偶蹦蹦跳跳地跟在沃蘭德身後調侃他,還不時伸手捏捏男孩的臉。

        「我說的隊友也包括妳啦史塔夏,比起那個貧民窟來的,妳這來路不明的傢伙更讓我難以信任...」垮著一張臉的小少爺聲音聽起來也悶悶的。

        「呼呼呼呼~你跟我認真什麼啊--哎呀好像到了啊?」往前一看,聖女之子停在某間房門口一臉苦惱。


        「門是鎖的啊,敲那麼多次也沒聽到,下次該考慮在大家門口加裝電鈴了......唉等等去拿備份鑰匙來開門好了......」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有人提到開門嗎?」

        「不必!大可不必!」感覺讓史塔夏來開好像會出人命,聖女之子乾脆直接把門一腳踹開。

        

        結果眼前的『戰況』激烈到讓她臉上不住冒青筋。

        「到底在幹嘛啊還要我們特地來叫人,是搞出了人命喔......欸史塔夏妳做什麼!為什麼遮住我的眼睛!」沃蘭德探頭來看情況,不過什麼都還來不及看到就被史塔夏從背後一把抱住,視線也被兩手擋著。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兒童不宜啦,你還是別看的好啊小少爺。」少女利用身高優勢把男孩抓的牢牢的,任憑沃蘭德在她懷裡拼命掙扎。


        「等等史塔夏說這話妳到底幾歲啊......算了這不是重點,給你們十秒鐘,阿貝爾,把你的劍七收好,傑多......我可以合理懷疑你是每天都被阿貝爾幹到腰軟了嗎?為什麼一大早就在門口搞這套,你們房間不是有床嗎?」

        「總覺得大小姐吐槽的重點偏了......」從各個角度來看都是剛猥褻完小男生的劍聖先生邊尷尬的整理衣裝,自己也忍不住吐槽。

        「哈,別開玩笑了,從來只有我把他榨乾,哪有我被幹到腰軟掉的事。」傑多一臉不屑。儘管他才剛穿好衣服,臉上還隱約殘有方才歡愉跡象的潮紅。

        「什麼啊傑多你--」

        「哦?那為什麼最近你出任務的表現總是讓人忍不住要關愛你?我可沒忘記你上次轉了牌還是被犬神滿血秒掉的事喔,還有上次和一隻觸手就打了五回合又是怎麼搞的?被巴風特進化型連封技三次的又是誰啊?」


        「......那是......」

        「總之,我有個很好的方法來處罰你,嘴巴張開吃吃我這根吧!」

        「什麼,死人偶你從哪掏出來這麼大一根......」

        「你何不問問神奇海螺呢?好了別掙扎了乖乖把嘴巴張大,別擔心我先洗過了這一點都不髒!」

        「哼,你以為我怕你這招麼,在貧民窟混這麼久可不是混假的,這種程度的我......嗯......好大,怎麼那麼大啊......不要一直往我嘴裡塞啦!咦?奇怪!這個味道是......!嗚......!」

        「我就知道,雖然你回想起來的記憶沒有這部份,不過這種討厭的感覺身體果然還是記得的吧?你現在感覺如何了啊?如何了啊?」

        「居然給我吃這麼奇怪的東西......嗚!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好噁心......」

        「不准吐出來,全部給我吃下去!」


        「停停停!!!你們到底在做什麼骯髒的不義之行,身為正義使者我絕對不允許這種錯誤在我面前發生!」


✃✃✃✃✃✃✃✃✃✃✃✃✃✃✃✃✃✃✃✃✃✃✃✃✃✃✃✃✃✃✃✃✃✃✃


        「哈哈哈,傑多你為什麼討厭紅蘿蔔啊,明明很好吃啊,挑食的小孩子長不大喔~」

        「都死了也不會再長了啦......還有,」傑多以明明是貧民窟的十二歲小鬼卻異常發育良好的身高居高臨下的看著人偶,「身高明明是我比較高啊。」

        「......!!!」

        「怎麼說呢,這就是報應吧,所謂的因果輪迴啊......等等死人偶你居然故意不給我防卡啊混帳!」

        「怎麼說呢~這就是報應吧~」

        「你是在幼稚什麼啦!」


        「什麼啊......居然是紅蘿蔔啊,話說回來明明是窮人居然還挑食,你們這些人的想法果然叫人摸不透......」沃蘭德一臉微妙的表情,有點恍惚地看著傑多在大小姐的惡作劇之下被百鬼蜘蛛削掉一半生命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倒是挺想知道你剛剛以為是發生什麼事啊瘋子~」史塔夏一如往常不顧小少爺困擾,整個人撐在他身上還對他的臉頰又捏又揉的。這一點沃蘭德倒是已經快習慣了。

        「那那那那是......!!」沃蘭德馬上一臉通紅不知道怎麼回答。史塔夏總是不知道是在說天真的真心話還是壞心的明知故問,對於她這點恐怕是沒那麼快習慣吧。

        「欸欸,告訴人家嘛~」

        「也告訴我一下啊,不舉的正義小搖桿少爺~」傑多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異型的怪物解決了,邊甩掉身上沾到的血邊走來。旁邊的大小姐貌似一臉遺憾的樣子。

        「誰、誰不舉啊!你才不舉!你全家都不舉啦!」

        「就算你不舉人家還是覺得你是個最棒的瘋子喔~」

        

        「唉,每次帶你們出任務都這樣,傑多你幹嘛總是要挑釁小少爺啊,是貧民和富二代註定處不來嗎......」聖女之子無奈的嘆了口氣,「話說回來家境良好的少爺為什麼會知道這些莫名其妙的知識和不堪入耳的詞彙啊......」

        「啊?當然是我之前跟他說的啊。要是罵他他還聽不懂我也很困擾的!」傑多一臉理所當然的主張。

        什麼啊......

        聖女之子忍不住笑了。

        感情挺不錯的嘛。


评论
热度(5)
©我難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