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改的和ASK一樣(ry
本體:https://twitter.com/ss96350

[UL][艾茵中心][微王子喵]眠れぬ夜

之前後花園丟過的,看建檔日期是...2012(。


✛✛✛✛✛✛✛✛✛✛✛✛✛✛✛✛✛✛✛✛✛✛✛✛✛✛✛





        「妳......和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聽起來簡直像是最差勁老套的搭訕方式,但是提出這句話的是平常不苟言笑,只有偶爾會在戰鬥中忘神地露出狂氣笑容的古魯瓦爾多。光是這點就讓艾茵實在沒辦法裝做沒聽到或是三兩撥千斤的打哈哈帶過,雖然以她的個性也很少會對誰做出這樣失禮的事,但是......

        

        「啊......在回復部分記憶之後,確實是對你有點印象......」


        眼前的男人,說穿了,其實讓她非常害怕。


        或許該說是,曾經非常害怕。


        在聖女之子的堡壘中,聚集了各式各樣的人,其中許多人是曾以好或不好的方式互相結識的,人際關係相當的混雜,但是行動戰鬥的組合都是由聖女之子決定的。


        艾茵雖然也和古魯瓦爾多共同出過任務,不過戰鬥中倒也沒交談過,只是靜靜的聽從人偶的指示,在宅邸中交流圈也不重疊,所以像這樣被叫住還是第一次。


        「是嗎。」王子聽了之後也沒什麼反應或是要追問下去的意思,只是單純確認自己的感覺有沒有錯而已,靠在座椅上的手撐著頭,淡然的把視線投向窗外。


        由於是深夜,在這不算小的休息室中只有他們兩人而已。從一整片落地窗裡照進來的月光,把兩人的身影清楚的投射在尼絨地毯上。艾茵是因為睡不著而想來泡杯有安眠作用的花草茶,那是在她還在獸人部落裡生活時聽來的配方,最近難以入眠的夜晚變多了,所以在今晚終於打算找個辦法解決,想想自己或許是對即將恢復的最後一份記憶--自己的死亡--感到不安吧。但是那個青年為什麼會在這裡就不得而知了。


        之前聽說很多人對這嗜血王子的外表第一印象就是個吸血鬼,不過大小姐早就得意洋洋地喊著『流言終結啦!』反駁那些誤會的人......莫非是因為白天睡太多了所以晚上都醒著嗎......?就在艾茵邊胡思亂想邊因為無話可說的尷尬氣氛打算默默的回房間休息時,冷不妨地被叫住問了這樣一句話。


        被問完話之後就這樣不發一語地離開好像有點不禮貌(雖然對方好像也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了),另一方面也是有些好奇那名一舉一動都顯露出『王族的貴氣』的青年究竟在看什麼,艾茵也隨著他的視線看向窗外。


        視線穿過庭院之外,可以隱約看到平常陪聖女之子去進行搜索的地區,因為寒冬的霧氣繚繞,遠處的湖泊,大樹,廢棄的村落,一切被包覆在一層薄霧中,獸人少女想起自己的故鄉,記憶中那異世界中的景色有時候會不自覺的和自己現在所在的星幽界重疊,美麗的森林和屬於大自然的空氣......明明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再次見到那樣的景色了,但還是會想起曾經在那裡和同伴們一起嬉鬧玩耍,對成年式之後的未來有所期盼。那些玩笑話和玩的瘋的不遺餘力的日子,現在想起來十分美好又令人不勝唏噓。


        照隨後來到這世界的史普拉多所回復的記憶看來,在自己離開之後那裏的世界變成昏暗的空洞,只剩下絕望蔓延在族人們的腦海中,再也沒有人能像當初想像的那樣愜意地生活,由於史普拉多在那之後也脫離了部落的行列,所以無法確認索羅迪亞克一族的末路......不過想必是凶多吉少吧。自己就算真的成功的奪回了寶珠,但是村子已經被破壞成那樣,大家也遠離故鄉分散各地,無數的戰士死去了......搞不好從一開始就註定不可能回到過去的日子了。但是,自己沒能達成使命是無法撼動的事實。想到這點,艾茵自責的握緊了放在胸前的手。


        雖然出發前想過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但是為了史普拉多和很多和她同年甚至更小的同胞,自己拼死都要把寶珠帶回去的......自己現在會身在此地正是任務失敗的鐵證,在發現寶珠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嗎?為什麼會懷抱遺憾死去呢?


        「嗚,想了這麼多,反而更睡不著了......」

        「妳說什麼?」

        「咦?!什麼?哇啊啊啊!」


        回過神來,黑王子那張和別稱相反,顯得有些過於蒼白失去血色的臉居然近在咫尺,著實讓艾茵嚇一大跳。


        看來自己是盯著和故鄉相仿的景色想的太入神了,居然沒發現對方不知何時已經走到眼前了。


        「我常常有渴望殺戮的衝動。即使現在也常在夜裡醒來,我的血渴望著血......」

        「我印象中曾經帶了一隻貓到連隊去,沒能解剖那隻貓,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有點可惜。」古魯瓦爾多冰冷的手輕輕貼在艾茵纖細的脖子上。距離近的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那時候自己是以一隻小貓的形態被他這樣威脅著生命。不過,現在的感覺,和當初那種拼命想逃離的感覺不一樣。艾茵心想。像是在籠子裡一樣。


        裝在籠子裡,搖搖晃晃的,和異於常人的王子一起踏上旅行。雖然也有恐懼、不安,可是還有除此之外的複雜情感......和自己在連隊再次遇到的那人完全不一樣的感覺。現在近距離看著他的臉才發現,和當年相比,看起來成熟了許多,身高也拉長不少。對了......畢竟遇見那時是發育期的少年啊,看來在那之後他還活了一段或許不算太長的日子。


        這麼說來,在這宅邸裡有很多當初跟著女工程師四處搜尋的時候曾有一面之緣的人,很多人看起來比那時候高了不少,艾茵有點為他們感到高興,雖然會出現在此必定是心有不甘的死去,但是幸好不是所有人都和自己故鄉的許多人一樣,死在渦的異型肆虐之下。自己現在的樣子倒是和那時候差不多了,恐怕是沒能再活多久了吧。


        「那隻貓,後來究竟去哪裡了呢......」像是察覺艾茵的想法似的,黑王子發出像是夢囈般的喃喃自語。「......雖然我猜,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好結局吧。」


        少女笑了。


        眼前的男人讓她非常害怕。


        或許該說是曾經非常害怕。


        她把雙手附上王子冰冷的嚇人的掌上,想到史普拉多被寒風吹的直打哆索的時候自己也是這樣給她溫暖的。


        「幾乎吧。」倒也不盡然。


        能在這裡開始新的生活,這次或許能有個不一樣的結局了。


评论
热度(3)
©我難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