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UL][雪莉中心]Green Blood

https://unlight2017.wixsite.com/color-wheel


雪莉生企的文,總之跟之前瑪爾那篇一樣把寫一部份的先挑出來寫完


-------


於是,經過漫長旅途,聖女之館的或許是最後一日終於來臨了。

 

最後的夜。距離最終時刻已經沒多少時間了,打倒創造主、為了打開通往現世的路的終戰也已告終。

 

除了只受了點無傷大雅小傷的傑多早已在戰鬥中復原完成之外,雪莉和利恩也都還得另外用藥恢復並重新整理好儀容。但做為引導者的人偶卻沒等他們確認恢復完成也沒解散隊伍各歸各位對戰士們做下一步指示,像是怕就要來不及似的一回來就不知道要去哪裡了匆匆跑開。

 

自殺傾向的異質者冷眼看著那個比安靜的自己還要更幾乎毫無感情的人偶,心裡對對方去向卻是已有定論。

 

是去見瑪爾瑟斯了吧。為了回復他最後的記憶。

 

自己因為來到星幽界時間也早,已算是相當久以前就已徹底回復完記憶只待復活了。雖然因為停滯的進度導致一直未能達成回現世條件只能停留此地,不過雪莉也曾想過或許先暫時維持這樣也好,畢竟自己在恢復最後的那部分回憶後,對充滿心中那種有些熟悉又或有些陌生的情感該怎麼辦才好,仍是遲遲沒能打定主意。

 

然而這些好像在那名副其實的最後一場戰鬥中都已明瞭了。

 

為什麼呢,並不是已經釋懷,甚至該說是相反。原本腦海中飄過一角好像就要消散的念頭強烈的凝聚了起來。我不能,可是我必須去。雪莉強烈的想著,或許就像曾經的米亞一樣。

 

炎之聖女,米亞,那個曾經和自己、仿製對象的姐姐擁有相同面貌的人偶。正確說來應是她們被製作成與『她』相仿,但在戰鬥的最後已被毀壞不復存在的話提什麼容貌或許也都已不重要。

 

是的,就像『生前』的自己一樣,被徹底破壞無法修復。原本她們人偶只要不被破壞的話能一直維持美麗的––然而自己卻還是遭到那樣的對待。

 

當時至今的自己和米亞不同的部分,正是那復仇之心。自己在那一切都曾正孕育還不及明確化為形體前就已被迫來到這裡,落得甚至比先前情感都還不夠鮮明的時期還要悲慘的,連記憶都失去,經過漫長旅途才找回。

 

雪莉不禁感到這還真有些嘲諷,自己卻也因為這些才明白了那股無形體的情感該如何是好。沒錯,儘管看到米亞復仇的末路了雪莉卻還是如此強烈期望著。

 

甚至是憧憬著。

 

強烈的復仇心願,甚至能世界都能創造出來呢。那麼自己也一定不要緊的,畢竟自己要做的不是什麼對抗世界的革命,不過是她一個人偶獨自的復仇啊。

 

條件都已湊齊。指引仇敵方向的回憶、能夠讓自己復活回到地上的適當時機、強烈的與靈魂化為一體的意識,最後是足夠掌握生死的強大力量。

 

這是甚至和自己的創造主與仿製對象都無關,只屬於她自己的心願;只屬於她自己的情感;只屬於她自己的復仇。

 

把緊緊抱著的愛犬輕放在地上,看著牠如自己在那個世界最後演算出的思考片段那般,親暱的舔著自己。留自身上傷口的鈷綠色明亮的怪異血液還沒有止住,但是好像已經不再有任何疼痛。

 

雪莉想起在曾經的主人面前感受到那無以名狀的情緒。想像著要復仇的那個男人中性美麗的臉龐這次將因自己香甜甘美的『死』而痛苦扭曲,最終只能趴在地上求自己放過他。

 

復活後還要做什麼仍有很多迷惘,但只有這個念頭異常清晰。

 

 

 

 

 

 

 

網頁版結束時的自家實錄的感覺,中途淡出好一陣子沒有強力專武用土法煉鋼的全舊非課組合打的,感謝雪莉在最後幫我打掉了阿罵七十血。一路上真的被雪莉幫了好多不論是對戰還是地圖,感情面上比起喜歡好像感謝比較多啊……雖然是這樣的內容,總之祝雪莉小姐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