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7/10)

同樣以圍著圍巾為代表性標示之一的布朗寧,路過看到的就是少女用那條能像武器般操弄的圍巾勒著同樣健康黝黑膚色的青年……像是拖屍袋一樣硬拉著他走。

 

當初見到竟然有人能拿圍巾進行那樣攻擊手段是挺訝異的,但現在這種毫無神秘性的原始使用法卻又讓偵探感覺畫面上充滿一種驚愕的神祕感覺。

 

偵探還在這樣亂想的時候就見到露緹亞衝了上來––手上還是拖著基本上已經放棄掙扎的古斯塔夫––拜託他把旁邊放的食物分給在交誼廳的大家。

 

順著對方指的方向往旁邊置物櫃上一看確實馬上就看到了,做工非常精細又散發著讓人食指大動的甜美香氣……但這種工作也太不適合自己了吧。布朗寧打算委婉地拒絕,結果再轉過頭卻已經看不到人了。

 

「哎呀呀,這種事情丟給我也......真是找錯人了吧。」

 

說是這麼說,布朗寧還是硬著頭皮把不再冒煙但還熱騰騰的甜點帶了過去。

 

要分東西給人,就算不論他的個性而言,果然也仍是有些困難的,畢竟他在宅邸算有交情的,除了現在還是忙碌的找不到人的侍僧之外幾乎沒什麼對象了;倒是幸好這天一走進去就望見了,那個作為少數例外的白袍男子坐在靠窗邊座位上的身影。

 

沃肯在原先世界究竟交友圈如何其實布朗寧也不甚清楚,但至少在這裡人脈顯然是要比他要廣泛的多的。於是幾句話就幫他把這任務再轉交給用如盛開玫瑰花般的笑容接下的碧姬媞處理了。

 

不論如何總算是達成了委託。布朗寧稍微鬆了口氣的笑著答謝眼前男人並詢問能不能坐在他對面空位。

 

「……可以。」

回答稍微遲疑了一下,顯然的沃肯和這裡多數的人一樣還在想著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今後的事情而煩惱不已吧。

 

尤其是他又是對於世界的秘密了解的特別多的人,和可以說因為父親才被捲入的自己不同。

 

布朗寧其實還挺享受那樣安詳的狀態的,除了偶爾接接任務之外,每天就是看看書,不時在這裡和著琴聲與歌聲享受美味的一餐。

 

而沃肯想必是對於先前那種停滯狀態感到很煩燥,但是事到如今真的要打倒聖女卻也讓他痛苦。他實在有太多事得操心了。

 

真是個忙碌的人,他總是有那麼多事情要忙。為了自己的半身,為了世界。

 

布朗寧細細地打量這個被稱為『博士』的人––正確的說是人偶。就如同自己父親初見這人偶時的感想一樣,至今看也仍是屢屢感到驚訝,畢竟除了血液顏色不同之外,和人類真的幾乎毫無差異。

 

唔,不過現在眼前這樣子或許是能說明那種差異性吧。布朗寧看著同桌對面座位的沃肯沉浸在思緒中到沒注意他人視線的程度,臉上還是沒精打采不帶什麼情緒的,默默喝著那明顯已經冷掉的黑咖啡。

 

讓人看著就感覺難受啊。雖然總是說著人偶模仿人類,但這部分他顯然並沒那心情去管,就只是維持著最低需求。

 

身為人類的享受。

 

儘管在這裡的戰士們只有靈魂,或許所有的人也都只像是模仿生前行為的亡靈吧。布朗寧想著不禁勾起嘴角。

 

「怎麼了?」

還以為沃肯全神貫注著不會注意到自己,沒想到對方會對這一點表情的變化並沒漏過,平常對人觀察相當靈敏卻一時不察的的偵探稍微有些驚訝,卻也不好意思說出原先考慮的事,於是隨口提了對方或許也會有認同感的話題––關於這段僅剩不多像這樣以奇妙的組合聚在這宅邸的事。

「哎呀,引導者也還真是隨意的任性呢,居然最後是這樣子說結束就結束,來這的可都是有遺憾的人呢,這下子豈不是連在這裡的生活也要抱憾而終了嗎。」

 

沒想到沃肯卻搖了搖頭:「就算是來到這裡的,也是有人不論在哪裡結束都無所謂的啊。」

 

他若有所思地望著正巧在這樂曲停下的同時起身離開這裡的她。

 

然後,沃肯想著。狀況雖然不一樣,但還有她––讓自己獲得現在得以像這樣思考的自由意志的––那個人工智能想必也正懷著類似的心情。

 

畢竟稍久之前,散播惡意的人偶少女在自己身邊正是不懷好意的那麼說了––『呼呼呼呼,意思不就是,在這裡大家一起和樂融融扮家家酒的鬧劇也終於要結束了不是?』

 

心煩之下並沒有理會,但是少女顯然沒打算就這麼知趣地放過他。

 

『米亞的願望終於能實現了不是嗎,嘻嘻,真是個可愛的傢伙呢,讓人家真心想殺了她看看。』

 

沃肯猛然轉過頭瞪著史塔夏。

 

『不管最後是哪一邊的結果,都能算是她所期望的結果,不愧是現在被稱為聖女的存在呢。如果是你的話應該能明白,對吧?』

 

『我們會回到地上的,到那時絕對不會再讓世界成為妳的玩物。』結果沃肯只是這樣回答。

 

於是史塔夏也只是這麼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那還真是令人期待呢!』

 

期待,是嗎。

 

在初來到這世界還幾乎沒有記憶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期待能從這世界獲得有趣的經驗了。事到如今想來有些諷刺。

 

最終尋回的這些或許可以說遠超過當初的期待吧。縱使那完全不是能愉快笑得出來的事。

 

可是不論是福是禍,自己需要這些記憶。

 

沃肯無意識的稍微握緊了拳。為了不重蹈覆轍,儘管沒有將這重荷卸下的意思,此時稍微聽聽別人的意見或許也不是壞事。

 

「你覺得,米亞真正想實現的願望是什麼呢?」

 

 

 

 

 

 

 

在沃肯開始述說他曾經做的夢時,布朗寧一時還以為這是關於『自動人偶也會會夢見電子羊嗎?』之類與自己風牛馬不相及的思想性話題,然而沃肯接下來講的那些,不算長卻沉重的讓人喘不過氣的,他的故事,卻確實的是自己也作為登場人物走過其中一角的真實事件。

 

就算聽了這些,布朗寧發現自己一時之間還是不知要如何反應才好。

 

這些對他而言好像是亦近而亦遠的事。

 

「照你這麼說確實很奇怪,炎之聖女……米亞她為什麼要召集這麼多強力的戰士,費力將他們的記憶都剝奪了好任意掌控,卻又託付給那如她孩子般的人偶去帶領呢?」

偵探硬著頭皮開始推敲。

「縱使是打從一開始就忠於她的侍僧,在經過這樣漫長的旅途終於到達她的身邊,得知她培養人偶萌生出新的靈魂是為了什麼目的時,也會因為產生感情而選擇為了保護大小姐而打倒她––我並不認為她會猜想不到啊。」

 

「是啊,米亞並不是空有完美的容顏而已。」

沃肯對於這點是比任何人、任何存在都理解的。

 

「而在這些戰士之中,更特別不能理解的是,像是你吧。你會在這裡,這件事本身也就很奇妙了啊。」

「要是讓你恢復記憶再一次到她身邊的話,她……米亞究竟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呼喚你的靈魂來到這個世界的呢?哎,這問題不知該去找誰要答案,恐怕會是永遠的謎了吧。」

 

布朗寧停頓一下才繼續說,

 

「不過,關於你原先拋出的問題––照你所說的那樣,那麼,被自己創造出的,誕生出自我的存在殺死。這樣不是正好和你、甚至和格雷巴赫一樣了嗎?」

「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或許這就是米亞的願望吧。在她陷入怨恨中再也無法恢復以往之後所想著的,最後真正想實現的願望。」

 

沃肯再次回想起了最後的那一陣閃光、回想起製造人偶的衝動、回想起那些夢、還有在自己的『夢』中,對自己露出和對著曾經稱為『主人』的男人時同樣笑容的米亞。

 

這或許就是自己隱約有預感卻不願承認的解答。

「如果真的是這樣,這也太……」

 

「或許是因為,已經有夠多悲傷了吧。」

 

算是解出自己能接受的答案而顯得心情還不錯的偵探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當然,你應該也明白,這些都只是我根據有的情報推出的,重要的是對你而言的真相––」

 

「你的意志,這才是最重要的,是吧?那麼就這樣啦,時間也晚了,在這之後……或者回到地上後要是還有委託的話,到時候可得加收費用囉。」

 

「……是啊。」沃肯仍沉浸在思念中,遲疑了一下,但還是給出了回答。

 

「那麼,有緣的話再會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