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5/10)

至於讓布列依斯和利恩都意外的主動問起的,那位擁有不死力量的隆茲布魯軍人,今天的行程安排其實原本是在館邸後方的花園照料作物,然後一如往常地將收成部分交給商店的路德;只是既然聽聞史普拉多要去採些不同的花來給艾茵做飾品,威廉也特別選了些綻放的特別出眾的帶到眾人聚集的商店中。

 

威廉走進商店看了一眼,這時聚集在這裡的除了坐在櫃台旁偷閒的梅倫之外及艾茵之外,還有就是應了邀來一起編織花環的沃蘭德及伊芙琳。

 

看著少年少女有些笨拙地動手,正感到令人不禁微笑的平和感,門上掛的鈴卻響了起來告知有新的訪客,少佐心中同時也警鈴大響,想起先前被某個工程師追著跑不得已來這裡避難的往事。

 

自從一起組隊行動過後,對方好像就對於用自己的能力來測試自製兵器有著相當濃厚的興趣,雖然因為能力的關係記憶也已經淡薄許多了,但實在不得不讓人想起曾經經歷過的那些非人道實驗。

 

縱使他完全沒有惡意眼神十分的純粹,這種溫和地迫使對方不得拒絕的感覺卻也正讓威廉想起另一個對自己百般糾纏的存在。

 

頓時好像頭痛胃痛心臟也痛了起來,希望門外的別是其中哪個就好了––

 

 

 

 

 

 

 

古斯塔夫一走進商店正好對上威廉有些慌亂的視線。

 

「呦,原來這麼不少人聚在這啊。難怪剛才看大廳都沒人呢,如果不忙碌的話不妨聽聽––」

 

「你又是來做那一套勸誘的嗎?快離開吧!」

 

「真是一如往常的不留情面啊!別這麼說嘛,吾可是真心誠意的邀請。這種事情不試試也不會知道,不見那麼多人都一試成主顧了嗎!如你所知在這星幽界也有能印證實例的同伴––」

 

「至少我在場的時候是不會讓你當著面前弄這些把戲的,如果你來這裡沒別的事的話還是––」

 

「沒別的事,就只是想和你說說話的話也不行嗎」

 

「......不行,不,我是不會相信你說這種話的。」

 

「威廉真的很嚴格。」

 

「………………」不死的男人在面對古斯塔夫時似乎已經是習慣性的都會露出這樣要把心臟從嘴裡吐出來似的表情。

 

「好吧,」古斯塔夫臉上的笑意彷彿稍微加深了一瞬,又像是純粹為自己實際意義上的恩人這個性感到無奈似的。「那就只是看看其他人做些什麼,不干擾,可以了吧?」

 

「這......」

 

「啊!你這傢伙,確實就是因為受你的影響才弄出那種設施害了那麼多人吧!果然現在也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是吧?!」

 

原先在商店幽暗清涼空間的另一端,似乎是和身材纖細的貓耳少女一起做手工飾品編花圈的小男孩小女孩,手中拿著大功告成的完成品正要通過門口離開時正好撞見了這幕。

 

出聲質問的是個在這年齡層大致在落在青年為主的人口構成中顯得相當顯眼的稚嫩少年。

 

具古斯塔夫所知他並不是人偶也沒利用導都維持外觀年齡的技術,表現出來的言行舉止雖然算是略顯超齡的,但也就是孩子努力之下能到達的程度,明顯的缺乏需要長年才能累積的各種經驗,照理說應該也是屬於心智不成熟較好拉攏的––聽說他的能力好像是經由侍僧得來的,生前也給像他們這樣的組織帶來了不少麻煩,是稍微有些興趣,但來到這世界的時間點差距下沒有過同行出門探索的機會,互動對象群也錯的挺開的,意外地至今還沒交流過。

 

「沃蘭德是吧,你的情報算是沒錯,這種在這世界一查就知道的事吾也就不否認了,」沒想到他連對算是生前間接有關聯的自己也會這麼明確流露反感呢,這可真是有點傷腦筋。雖然這麼想著古斯塔夫嘴上也仍然沒閒著。

 

「不過那些也都是生前的事了,如果你願意為我們出一分力的話關於這部分要我們採取其他手段也是能商討的部分喔。當然包含你旁邊那位小女朋友的事情也是––」

 

「古斯塔夫!」「那些是屬於我的責任,不會讓你來決定的!」

 

聽了這話題威廉不禁提高音量的制止喊聲,卻是和同時沃蘭德脫口而出的話語稍微重疊了導致沒能聽清楚。

 

「伊芙琳、還有其他人,都會由我來保護的!回到地上以後我會更盡力去做,不會讓你們這些惡人橫行霸道為所欲為!」

 

原來如此,果然那個顫抖著說不出話的少女對他來說意義非凡呢。古斯塔夫只是稍微將目光掃去,發怒而臉頰通紅的沃蘭德就更是不服輸地抬頭將視線正面迎上,並且努力的抬頭挺胸想將無助恐懼的伊芙琳護在身後。

 

可惜,伊芙琳已經算是身材特別纖弱的了,但沃蘭德那符合實際年齡發育的個頭卻仍比伊芙琳要嬌小的多。於是畫面上看起來實在是......相當逗趣,連一時跟著情緒相當緊繃的威廉眉頭也稍微鬆緩了些。

 

而古斯塔夫倒也沒真的忍梭不住笑出聲來,只是維持一慣和善充滿親和力的淡淡笑意。

 

「就是因為這種個性才在這種年紀就心懷遺憾的到這個世界來了吧,這也可以算是一種不幸。不過小孩子不懂事就別亂說,吾所做的一切是為了改善地上世界並且向在那之上的支配者的反叛。」

 

「但是卻有那麼多人因你們的行為而受苦不是嗎?!不打倒你們這樣的人和平是不會到來的!」

 

古斯塔夫這時笑容依舊,眼底流露的感情卻好像有些稍微變質了。

 

「小鬼頭,你那和平究竟所指為何物?排除不順眼惡人之後就能可喜可賀的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從根本部分徹底改善的話也只是曚著眼不去看眼不見為淨而已。」

 

使命感過強的富家子弟少年覺得悲傷似的微微垂下眼簾,口中的信念卻還並沒有崩潰。「就算這樣......就算這樣,只要有人犧牲就不能算是幸福。」

 

「可以的話也想拯救世界,但是比拯救世界更確實的是先從眼前開始拯救吧,有人能因我的行動而確實被拯救了,這是確實的、那就是我相信的正義......」

 

「是嗎,就憑你這樣的力量去做?也好,就讓吾見識看看吧!先確認部分能力再做判斷也是很重要的呢,不如就––」

 

「咳嗯,抱歉在各位話題正熱鬧的時候打擾了。」

 

兩方各自的信念僵持不下眼看就要演變成直接衝突,但終於有人看不下去出聲提醒現在是在什麼地方旁邊還有什麼人。

 

「我是沒有特別的意見,不過路德好像有話想說。」

 

一直邊用紙牌堆成高塔邊不時跟在整理營收紀錄的路德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的魔術師,是另外一位不負責管理商店也只有短暫時間代班過暗房的,比較常直接和引導者接觸的侍僧。臉上掛著是禮貌的微笑,但坐在他身旁的白髮惡魔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路德櫃檯上不知何時放了一排開了蓋的香水,詭異迷幻的香氣瞬間瀰漫整個空間。

 

「如何,各位有稍微冷靜點了嗎?」

 

「可以理解這樣的時刻多少讓人有些浮躁,但在聖女之館中鬧事鬧得太過頭也還是得處分的喲。尤其是在商店這個由我負責的部分。」

 

語畢路德又有些壞心眼的提議:「真有事就去外面鬧吧,或者到隔壁的暗房。總之不是在這裡。」

 

「也是,這次姑且就先謝謝你吧,侍僧。」意外的,先是古斯塔夫像是真的就因為這威脅而先退讓,「雖然是有興趣的對象,但吾竟然如此和一幼童較真,就算是因為和生前相關又或者就要返回地上世界而心浮氣躁了吧,給部下們知道了可能也還是會訝異。」

「這些要做的事根本沒必要大聲嚷嚷,今後只要繼續付諸行動即可。」

 

「啊,果然是這樣,可是我還……」沃蘭德還並不想就這麼放過古斯塔夫,卻又擔憂地望了身邊的伊芙琳一眼,「好吧,這次就先這樣了,將來一定會把你們都……你走那邊出去吧,再和你撞見我是會真的動手喔!」

 

少年拉著少女匆匆地通過門口往走廊上通道另一邊去。

 

「那還真是謝謝網開一面高抬貴手了呢。」古斯塔夫滿面笑意地擺了擺手,走向正相反的路。

 

威廉手中仍捧著花,只是看著通道外漸漸走遠的身影。

 

雖然也稍微有些佩服那樣去行那甚至得借助不死之力的長遠計畫的意志力;雖然也感嘆在那樣的時代還能有那樣願去身行正義年少殞命也不後悔的人,不禁想著或許對他所活的世界來說還能有這樣的人也是好事,但始終那兩邊都不是他要跟著走去的道路。

 

於是威廉就只是停留,享受這或許所剩不多的,自己衷心期盼的平靜時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