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2/10)

混亂狀況持續了好一陣子。

 

在那之後倒還有些人還留在被大家當作平常喝下午茶聊天等休閒用的交誼廳,雖然幾乎是一如往常生活圈般,照生前較有交情交好的各自散開去了聚集起來,但談論的話題果然也跟剛才的消息脫不了關係。

 

艾妲和佛羅倫斯嚴肅的和魯卡像是報告了些什麼還是單純傾吐煩惱,表情時而憂愁,時而堅決;沃肯倒是一言不發的獨自修整著自己的兵器人偶,不顧碧姬媞剛才幫他拿來放著那杯熱騰騰的咖啡就快冷掉;同樣是一人獨處,庫勒尼西則是誰也不看的,在幻獸的陪伴下早早就快步離開。

 

而娜汀向林奈烏斯攀談之後才得知,另外的工程師們,似乎打算趁這最後擁有可以說是貨真價實不老不死生命的機會,徹底來搞些大的實驗,一早就窩到實驗室裡不打算再出來……門口被里卡多煩得受不了,正打算離開到外面去抽根菸的柯布意外聽到這一個搞不好可能比先前發布的消息更災難的狀況,也不禁乍舌,決定在這段時間都不打算靠近實驗室和旁邊的訓練室。

 

宅邸中佔了相當大一部份成員所屬的共通身分的,連隊的戰士也並不例外地聚在一起。當中比較成為焦點的不知該說意外或不意外,是連隊沉默寡言的劍士。

 

這理由和其個性與生前經歷其實基本上沒關係,大家好奇的果然還是對於『復活』後的事。在這館邸的人大多也都知道了,先前領導人偶在暗房喚醒戰士時,唯一意外的在打開通道前就得到回現世去的權利的,就是伯恩哈德。

 

雖然這事早在當初發生第一時間連隊的眾人就已經圍著他用可以說是審問般的高壓詢問過了,至今再問當然答案也是一樣的。

 

「嘿,這種事情是要講求那個氣氛的啦,都是最後了大家找個名目這樣聚起來熱鬧熱鬧也不壞不是嗎?」

而連隊負責炒熱氣氛的二刀流劍士,同時也是受審當事人的雙胞胎兄弟是這樣評論的。

 

「果然又是這樣嗎。」看著弟弟又從倉庫摸來兩瓶啤酒,總是一臉嚴肅的男人也不禁有些無奈。

 

當然,伯恩哈德給出的答案和當時果然也是相差無幾。看樣子除了在這裡戰鬥時能夠使用回到現世時的能力之外,呼應召喚再次到星幽界戰鬥時,對於在地上世界時做過的事情都只剩個大概模糊的印象。

 

「簡直就和當初剛來到這裡時幾乎沒有記憶的狀況一樣。」伯恩哈德有些心情複雜的說。

 

這話一說意外的引發不少共鳴。大家開始回憶起當初那些記憶模糊時的日子發生過的事倒是有些不勝唏噓。

 

畢竟有隨著回復記憶越來越親密的人們,當然也有後來才想起的仇恨與尷尬、不知所措。

 

作為緊接著最初的戰士之後第二個來到這裡的元老級成員,伯恩哈德確實也記得有不少在這世界發生的過去的糗事或難得熱血沸騰的瞬間。

 

「咳嗯、這麼說起來,」嘴裡才被硬灌了一口香檳差點嗆到的利恩也忍不住笑著說:「當初對連隊大家還一點隱約的印象都沒有的時期,是教官先把這回事記起來的,還會到處跟我們這些晚輩問候,結果因為沒人想起來結果被大家當成裝熟的怪大叔哈哈!」

 

「啊,這我也有印象。」灌了別人酒手上還握著酒瓶的阿貝爾跟著接話:「這麼說來倒是要幸好我們倆都挺快就有回復到有關對方記憶啊,不然被這樣無視真是會挺挫折的吧哈哈哈!」

 

「你們這群小兔崽子還真好意思就這麼當著人面這樣說啊!當初教官我可是難過好一陣子只能拉著伯恩哈德喝悶酒欸!」

 

「……」顯然的伯恩哈德回想起的記憶也包括這麼一段,想到當時被強迫聽親弟弟說了些什麼酒後渾話,臉色變得比平常還要凝重不少。

 

隨後在某個好像被後輩們評為比起戰鬥對遊戲要更為在行的樂天派––拉著不是很想陪他一起胡鬧的同中隊同伴––加入話題後場面變得更顯熱鬧,或者說更顯混亂到隔壁桌卡爾杜斯的小姐都忍不住委婉地要他們注意點。

 

「哈哈,沒辦法,還是稍微克制下吧,剛剛那樣場面還真是有點尷尬不是?」

 

「要說尷尬的話倒是還該幸好那幕沒被後輩們看到吧!不然你的風評又要降低囉!」

 

「……唉唷,這也是呢,阿貝爾跟利恩說是去打獵準備弄營火了是吧,這麼說來其他幾個是去哪啦?艾伯李斯特跟他身邊那個,好像一來就沒看到啊。」

 

「這個啊,問問看跟大小姐比較熟的艾茵可能會知道吧,正好有看到她還在交誼廳。喂––」

 

「……」伯恩哈德摀著臉對於弗雷特里西像是忘了才被人提醒要注意音量般嘹亮的嗓門不忍直視。果然被呼喊的艾茵大概也因為突然被這麼大音量喊住而顯得慌亂不已––啊,雖然照這兩人的情況的話到還有可能是別的原因。

 

「是、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呢?」

 

先前在整理大家給引導者的的禮物和信件時就頻頻望向這桌的視線來源,不用猜也很明顯,正是這位才正為了阻止過分引人注目的呼聲而匆忙放下東西小跑步過來的獸人少女。而她好似也以為是這事曝光了才被叫來的,滿臉通紅。

 

「不好意思啊,其實是那個啦……」經過一番說明艾茵也不負所望的馬上回答出了原先的問題。

 

「啊,那兩位的話,應該是被大小姐帶去對戰大廳了沒錯喔。接下來大概幾乎每天都有排這樣的行程,大家都得稍微注意行程安排才好……明天侍僧先生們應該會再公布吧!」

 

「原來是這樣,謝啦。」

 

「嗯?那麼那個王子––古魯瓦爾多又是去哪啦?」

 

「那傢伙跟貝琳達一起往附近森林去啦,該怎麼說呢,如果是平常戰鬥也就算了,休息的自主時間竟然也能看到這兩人湊在一起,果然像是世界末日才會看到的景象啊!真擔心是不是要去狩獵人頭之類的,哈哈。」

 

弗雷特里西當然只是說著開玩笑的,艾茵聽了這消息卻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般猛然起身。

 

「那個,我、我有點擔心去森林採花的史普拉多,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見少女的背影就這麼匆匆離去,弗雷特里西愣了一會才搔了搔臉從口中吐出了一句:「啊,忘了先告訴她布列依斯也跟著,總之應該是沒事的……她這樣跟過去是不是反而比較危險啊。」

 

 

 

 

 

 

 

大概也因為沒剩幾天就要面臨最終選擇了,不管最後結局是哪一種都要給自己個能接受的理由,許多戰士也因此在宅邸中閒轉也悶的受不了,乾脆到附近森林或打從一創造以來就已荒廢的小鎮村莊去散心打獵。

 

在這之中就連號稱擁有支配一切力量的貧民窟之王,也想著各種可能性而煩的不行––當然他這樣的煩惱是並不打算讓人知道的,一方面也是懷著這樣的想法才出來的。

 

更煩的是,明明是為了避開某些人而出來散心的,竟然就是這麼巧又在這裡碰上其中出於感情面特別難擺脫的那傢伙。

 

––『傑多,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這話,一開始說和現在說分明是不同個意思好嘛!

 

雖然遇上大叔大概總好過遇上另一個也總是對自己多管閒事的臭老頭,但終歸都還是讓他煩的不行。

「大叔,你又是來這裡幹嘛的,總不會說你也是來散心的吧,我還以為看你那個性應該是沒什麼需要?」

 

「這個,雖然對你的講法有些在意但確實不是。我是和利恩一起的,想來懷念一下聯隊時期營火打獵的感覺。阿奇波爾多應該也出來騎馬散心了,你沒見到嗎?」

 

傑多理所當然的選擇性無視了阿貝爾的問句:「利恩是嗎?那傢伙呢?怎麼現在沒跟你一起?」

 

和阿貝爾當初託他找的,也就是因此牽上兩人關係的那個利恩,結果生前雖然沒來得及見過,但來到這裡的戰鬥倒是同行出場戰鬥的頻率高的驚人,加上那層微妙的間接關係,對傑多來說算在館邸中多少比較相熟的。

 

「啊,剛才聽見另一邊有些奇怪聲響,那傢伙先去探探路了,約了等等我把劍清洗乾淨再過去找他。」

 

「哼,是嗎,不過啊,就算不用多算也能猜的到,那傢伙的遇人運氣實在很不好,八成又遇上難搞的傢伙捲入混亂中了。」

 

而這又是一次,讓阿貝爾想反駁卻又無話可說的狀況。

「……雖然有些想替他平反下,但可惜的是,好像確實就像你說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