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

改的和ASK一樣(ry
本體:https://twitter.com/ss96350

[UL][瑪爾瑟斯中心]Bad End World?

–應該是有劇透瑪爾R卡到R5

–CP寫的時候沒特別意識但可能有點瑪夏

–參瑪爾生企的文 企劃網址: https://ulproject.wixsite.com/marseus2017bday 昨天才交稿了感謝主催辛苦了網站好美瑪爾真好啊生日快樂(胡言亂語 

 

 

 

 

 

 

 

 ---------------------------------------------------------------------------

  

  

  

  

  

 

 

最後的夜。距離最終時刻已經沒多少時間了,打倒創造主、為了打開通往現世的路的終戰也已告終。

 

與不死人偶用不同方式得以保持實際上真正不死的,被稱為不死皇帝的存在這時正在館邸中面向庭院有落地窗的那間房,用相當規矩的姿態坐在靠著窗邊的沙發上。儘管沒點燈身上卻給月色照耀著,一言不發的靜靜凝望夜空中點點星光。

 

確實是能看得出教養與良好出身的高貴坐姿,尤其是和旁邊不遠長型沙發上那個紫髮少女全身埋在其中又滾又跳的脫韁模樣比較之下。

 

「啊啊,回到那邊世界的通道已經打開,其實現在就已經能離開這裡了說。結果果然大家都打算待到人偶小姐正式告別才走啊,剛才送走的那傢伙也是,會陪我玩的白色那個有點煩人的也是。呵呵呵呵呵。」

詛咒世界的邪惡人偶歪著頭搭話。「現在自己回那邊也很無聊吧,還是只好等大家也都出發囉。你也是一樣嗎?」

 

沒有回答。

 

史塔夏在他面前反覆揮了揮手,像是要確認他還醒著沒。「啊哈哈哈,你還在等人嗎?人偶小姐說過已經沒有別人會來囉。」

 

史塔夏不知道,或者假裝不知道的是,在她閒著發慌來這裡選了從萬魔殿中誕生的惡魔作為最後一起度過的人之前,就已經先有訪客來見他了。

 

 

 

 

 

 

 

不死皇帝看見那個學士院的協定審查官時眼神中也是充滿了玩味的笑意。

「你來啦,過去的吾等啊。」

 

而且還帶了伴––雖然看樣子很像是硬跟過來的。其中有一位倒是在原先世界蒐集情報時透過他們稱為『馬庫西瑪斯』的複製人見過。

 

那個金髮青年看到馬庫斯來見的目標之後,率先往前跨了一步擋在那身材比他還要略為高大的自動人偶身前。

 

「怎麼?有事找我的不是你吧,何不讓他自己開口––啊,吾等一時倒忘了他現在的型態好像沒有那樣的機能吧。」

 

「你這傢伙,分明是故意的吧。」里斯壓抑憤怒盡量保持平靜地瞪著不死皇帝,那個和自己的同伴有著相同容貌的男子。

 

「是又如何呢,畢竟這也是無可改變的事實。況且那個人偶和聚集於此的其他人偶不同,從一開始也就只是聽從吾等的,吾等的一部份。」

 

「可能曾經是這樣吧。但是門已經打開了,」紅眼青年眼神閃爍,注意到人偶對里斯這句話起了反應,「回到地上後他不會再聽從你的命令了,他會以自己的自由意志行動,他會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不再只有沉默……他會活下去的。」

 

然後黑髮紅眼的男人沉默地看著人偶被同伴們拉著離開,並沒有出聲挽留。

 

他想著。沉默,是嗎。

 

自己是甚少保持沉默的,不論對什麼樣的人為對象也幾乎都能保持一貫的健談,享樂主義的個性下對美酒美食上的要求是毫不敷衍,極盡奢華之能事,對野心和慾望也是毫不掩飾、並對自己的一切引以為傲;但是得到的情報中可以感受到從不死皇帝身邊派出的那個『馬庫西瑪斯』卻是個除非必要不開口的男人,除了對那個叫里斯的男人才會稍微多有些話、和身處連隊也有關吧,食物上要求實在非常不講究幾乎能果腹就好、個性可以說是低調不張揚,明明有和王牌幾乎不相上下的卓越實力卻因這個性在群眾中並不怎麼受待見、在休閒時脫下制服穿著也是樸實不強調華美、並且,看著鏡面時對自己的認知也就只是將『自己』的存在認知為『自己』而已,並沒有參雜多餘的評價。

 

他的身邊,已經有同伴了;而自己自從失去摯愛以來就只有無法填滿的空虛感。

 

這個作為複製人的存在,早已脫離原先的本體太多了。

 

就算沉默卻也無法掩飾的個性與情感。

 

是的,還有那情感,或許該說這部分才是不死皇帝早在先前的世界時就明確察覺到的差異性。

 

在不死皇帝命令下行動時的『他』,想必是擔心對方再這樣追問下去就不得不出手排除知情者了而因此焦慮不已吧。

 

當時因為單純覺得是不必要的東西所以切斷的,久違的強烈情感。當然另一方面也因為那時的他一心只為了追尋死去的妻子而行動,並沒有打算多在這事上下心思吧。

 

但說來也諷刺,明明當初是為了那樣鮮明的孤獨與痛苦、那樣強烈的感情才開始的計畫呀。卻在不知何時起心中那樣長久的平靜無波毫無感情起伏,對其他一切都已不在意了,甚至在那時受了這樣的刺激也仍完全視若無睹。

 

在星幽界的如今,或許是因為經歷過喪失記憶,有一段不必不斷感受那般焦灼己身般思念的日子,所以才能在重新得到回憶後思考起這些吧。

 

回憶至此,黑髮青年自然不得不注意到紫髮的那癲狂少女因為遲遲沒得到回答而開始對自己的臉又捏又抓的。

 

就算如此他也仍是不慌不忙地,在少女終於要打算掀開他長裙時才給了回應。

「嗯,還在等啊。大概是還想等一個除了妳以外的人。」

 

「啊哈哈哈哈哈,除了我以外誰都好?那不是當然的嗎,丑角終歸只是丑角,瑪爾瑟斯等的是什麼樣了不起的男主角還是女主角呢,就讓我好好期待一下吧。」

 

眼神掃過桌上不知道是誰留下的西洋棋組,不死皇帝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而促狹一笑,「不過在那之前就請妳陪陪『我』吧,就像以前那樣,我們繼續玩那中斷的遊戲吧。」

 

少女收起了狂亂的神色,以再認真不過的表情回應了邀請。

「嗯,來玩吧。」

 

最終時刻來臨前,只屬於兩人的棋局就此再開。

 

 

 

 

 

 

 

雖然樣貌神態改變了許多,史塔夏還是像以前那般,會看著棋盤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走。

 

從前還以為她就只是個教學用教材時就已經明白,像她這樣的人工智慧不論對什麼樣的對手,這種遊戲的答案都是瞬間就能得出的,她只是在自己面前一直演戲;在那之後見識到她那自由選擇一切可能性的能力之後更是徹底明白,她真有意的話是怎樣都玩不過她的。

 

所以,她究竟到哪個部分為止是在演戲呢?黑髮紅眼的青年邊推敲著下一步邊開口。

 

「那個時候,妳說過『我』是在很多個失敗品之後唯一回到『這裡』的。但是那些之前的『我』,指的並不只是在這個世界的失敗品,而是包含了妳在數百數千億上的世界中唯一找到的可能性……也就是說那個追著妳而來的斷罪者所導正後的世界將不會有吾等的存在,是這樣對吧?」

 

史塔夏沒有給出肯定卻也沒加以否定,只是靜靜的微笑。和他在這世界看到的她的任何一種笑容都不一樣,是令時間好像到回了他們兩人獨處在那個屬於自己的房間時似的,令人懷念的笑容。

 

「做到這個程度甚至在那之後也繼續幫助吾等,究竟是為什麼呢?吾等也明白妳必定也有妳的目的,雖然妳說『我』擁有比其他任何人更好的運氣,但或許就像保姆說的那樣,『我』受到的束縛並不會消失。吾等所做的一切雖然後來脫離了潘德莫尼的干涉,但卻也一切都還是在妳掌控中,在妳所鋪好的路上,照妳所想而動對吧?」

「那時候對吾等來說已經都無所謂了,所以察覺這點也毫不在意。畢竟吾等已經連為此要毀滅世界都在所不惜了啊。可是當時……碰觸到米亞的時候,吾等想過會被妳阻止的。」

「在吾等初次在這世界看到瘋狂的妳,說實在簡直幾乎要認不出來了。聽了妳的話,吾等以為妳為『我』做了那麼多是希望『我』能殺了妳,可是若是那樣吾等就更不懂了,那個時候為什麼就那麼讓吾等走了呢?」

「為什麼呢?事到如今可以告訴我答案了吧。」

 

並不是萬人之上的不死皇帝命令似的提問。那語氣聽起來居然像是那個,在孤獨要塞裡和人工智慧人格學習時,討不到正確答案而焦慮著、稍微有些緊張而心跳加速的孩童。

 

簡直就好像,在史塔夏面前,瑪爾瑟斯總是個幼兒期的孩子。

 

「是哪種呢,事到如今已經全––都無所謂了哦。」史塔夏如唱歌般地說著。「只要玩得開心就好了吧。吶,瑪爾瑟斯,你開心嗎?賭上那麼多,犧牲了那麼多人的幸福得到的結果,你覺得開心了嗎?」

 

意外的是,並沒有回答。

 

「要是你覺得痛苦還是沒被治癒的話,答應我吧,回到地上世界之後,繼續和我多玩一會吧。」

 

死死地瞪著象徵國王與皇后的旗子,瑪爾瑟斯想起來,史塔夏的那個笑容,是安撫受到驚嚇的孩子的微笑––和幫自己搶奪控制台主權對抗保姆時逐漸消失時如出一轍。

 

「……」半晌後,瑪爾瑟斯好不容易才把視線從棋盤上移開,重新看著那個美麗的少女。

「妳一點都沒變。」

沒有哀傷,有的只是淡淡的無奈。

 

「嗯,瑪爾瑟斯,見到你真高興。」

史塔夏走過去抱住瑪爾瑟斯。

 

和重逢時的那個擁抱不同,這次能確實的在懷中感受到少女的觸感,然而相同的是那般洋溢心中的清新的心情。

 

「漫長的交往也暫時到此為止了呢,雖然不全是開心的事,不過我也曾經玩得很開心哦。」

 

 

 

 

 

 

 


其實原本是在寫的一篇其中部分,看到瑪爾生企於是先挑了這部分來先寫完,可能蠻多不清不楚的部分……總之雖然很難但還是希望他們都開心!

评论
热度(5)
©我難過 | Powered by LOFTER